李汉荣专栏|书房的睡眠

0 Comments

 李汉荣,著名散文家,汉中作协主席。

书房的睡眠

■ 李汉荣

书房的睡眠是全天候深度睡眠。

即使再热烈的书也是安静的。

即使天才也是平和的。

即使大师也是谦逊的。

纯洁的爱情不轻易表白爱情。

爱在爱中已很满足。

深刻的哲学忘记了自己的哲学。

海在海里沉入了更深的海。

战争不动声色地制止了战争。

悲悯的叙述使每一个伤口迅速自愈。

午夜,卑鄙的阴谋从文字里出走。

高尚的情感也从文字里出走。

它们在书的空白处来回散步,

互相辨认着对方。

然后悄悄走到另一页,

看见了深夜的日出。

书房的睡眠是天才的睡眠比赛。

李白比杜甫睡得更深。

李白的梦话全是警句。

杜甫的梦话全是叹息。

李商隐比李贺睡得更浅。

李商隐一直在为无题的命运寻找标题。

李贺到了梦中就进了诗的讲习所。

为串门的各路梦神讲解诗的炼金术。

曹雪芹在梦里做梦,在诗里写诗,

在泪里流泪。

他的睡眠是深海的睡眠。

翻一个身都有大量的盐形成。

屈原的睡眠非常高冷,

枕着北斗的枕头。

他梦里的哭声

使刚刚落潮的银河再一次涨潮。

老子的旁边睡着庄子。

他们生前没见过面。

现在背靠背睡着,

说着公元前的梦话。

好像刚刚

为现代号过脉正要介绍祖传验方。

孔子的身边睡着孟子,

圣人同床同梦。

梦见我正在连夜修习孔孟之道。

他们睡得很深,

他们已睡成万古长夜的明月。

书房的睡眠是无声的梦境大赛。

上帝高举彗星的抹布

擦拭地狱的天花板。

释迦牟尼捧起恒河之沙为孩子们制造戒指。

银河里开满莲花,

外星系到处是入定的高僧。

但丁梦境的半径

超过十条银河系的长度。

恶魔和小人

全都流放到早期宇宙爆炸的现场。

天上的大理石都用于建筑一座大型歌剧院。

地址选在天琴座,

沿北斗的指点即可找到天使的座位。

博尔赫斯总是闭着眼睛装修天国的彩窗。

托尔斯泰替上帝操心,

上帝睡了,托尔斯泰醒着。

一百支疲惫的羊毛笔却写不完

羊的苦难和牧场的迷茫。

济慈的那只希腊古瓮上的牧女仍未嫁人。

保持着公元前的忧郁和贞洁。

雪莱的云雀飞进织女星的上空。

却找不到东方籍贯的牛郎。

天堂的牛群无人管理,

正好在银河两岸闲逛。

古今中外的卓越大脑和优秀心灵

都在书房里睡眠。

六千年长梦加在一起可绕宇宙三圈。

我搭乘这彩虹专列直接开进上帝的单间。

我向他老人家请教

神学的奥秘和心灵的救赎方法。

他一脸茫然,问我神学是什么学科?

又问我救赎两个字怎么发音?

一滴泪水的深度可以深到无限,

潜水船也无法探到底。

一粒钻石的前身是少女的眼神,

地狱火焰也不能焚毁。

我枕着一本经典,恰如枕着陨石入睡。

我与永恒同床共枕却追问永恒的踪迹。

写书的人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遗嘱。

做梦的人梦着梦着就变成了梦境。

宇宙的中心并不在另一个星系。

宇宙的中心就在这间书房。 

时间的尽头并不在遥远的未来。

时间的尽头就在爱因斯坦的瞳仁深处。

在一本书里我已历尽沧桑。

在一万本书里我地老天荒。

有的书里的文字

喜欢自己走出来到处串门。

向另一本同样不甘寂寞的书介绍自己。

可是伟大的书却拒绝从睡眠中醒来。

大海在睡眠的时候依然深不可测……

性灵书架

No.01.李汉荣  《睡眠之书》

是一本睡眠探幽之书,梦境的游历之书,也是当代首部睡眠文学和梦境文学作品。

责任编辑:阮雪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